|
在线下单 | 我的锦程 | 跨境电商物流服务 | 货物跟踪 | 积分商城 | 会员中心 | 手机版 | ENGLISH RUSSIAN 400-020-5556

人大代表徐宇宁:宁波舟山港货物吞吐量世界第一,应与上海港错位协调发展

来源: 财经    发布时间:2020-06-02

  宁波舟山港是中国大陆重要的集装箱远洋干线港,在国家加快推进长三角一体化战略、加速构建长三角世界级港口群的背景下,全国人大代表、宁波市政协主席徐宇宁建议相关部委支持宁波舟山港打造成长三角现代化综合性深水外港。

  习近平总书记今年3月在浙江考察时强调,“宁波舟山港在共建‘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发展、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等国家战略中具有重要地位,是‘硬核’力量。要坚持一流标准,把港口建设好、管理好,努力打造世界一流强港,为国家发展作出更大贡献。”事实上,多年来总书记曾多次对宁波舟山港的发展作出指示,对港口的进一步发展寄予厚望。

  徐宇宁向《财经》记者表示,“目前国家对宁波舟山港虽然有‘现代化综合性港口’;的定位,但从港口群建设角度来看,这个定位过于笼统,不利于港口功能的合理布局和港口资源的有效统筹。”

  他建议,国家部委在研究编制长三角港口群等相关规划时,以长三角现代化综合性深水外港的定位,对宁波舟山港在长三角港口群中的地位和作用进行明确,重点体现“三基地一枢纽”建设,即全球一流的集装箱和大宗散货物流基地、全球一流的大宗商品储运贸易基地、全球一流的海事服务基地和全球一流的国际枢纽港。

  进一步明确宁波舟山港地位是国家战略需要

  徐宇宁认为,进一步明确宁波舟山港地位是国家战略实施的现实需要:

  从共建“一带一路”看,宁波舟山港作为海上丝绸之路起点港,打造成长三角现代化综合性深水外港,有利于更好打通“一带一路”物流大通道,把沿线的“朋友圈”越做越大;

  从长三角一体化国家战略实施的角度看,把宁波舟山港打造成长三角现代化综合性深水外港,凸显其得天独厚的深水岸线资源优势,有利于实现与上海港的错位发展、互补发展,形成两个世界级港口一体两翼、比翼齐飞之势,更好发挥长三角世界级港口群的龙头带动作用,有效提升长三角在世界经济格局中的能级和水平;

  从服务长江经济带国家战略实施的角度看,把宁波舟山港打造成现代化综合性深水外港,有利于提升长江沿线港口全货种运输物流组织能力,更好服务于重庆、南京等长江沿岸城市,切实为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提供支撑。

  徐宇宁表示,从硬件支撑、业务布局能力和物流服务能力等方面考量,宁波舟山港自身也有条件承担更高战略定位,已经完全体现了货种和能力齐全、特色和优势鲜明的长三角现代化综合性深水外港特征。

  从硬件支撑能力看,在新华波罗的海指数评价中,宁波舟山港的“港口基础条件”得分连年居全球第一。港域内近岸水深10米以上的深水岸线长333公里,尚未开发的深水岸线约180公里。核心港区主航道水深在22.5米以上,30万吨级巨轮可自由进出港,40万吨级以上的超级巨轮可候潮进出。5万吨级以上大型、特大型深水泊位98座,是中国大型和特大型深水泊位最多的港口。

  从业务布局能力看,宁波舟山港2019年完成货物吞吐量11.19亿吨,连续十一年位居世界第一,完成集装箱吞吐量超2753万标准箱,位居世界第三,集装箱航线数近250条,其中远洋干线120余条。呈现出集装箱吞吐量稍逊于上海港,但增速高于上海港,大宗散货吞吐量则远超上海港的独特发展格局。

  从物流服务能力看,宁波舟山港为我国物流组织体系和组织能力最强的港口之一,水水中转、海铁联运、江海联运、海河联运体系十分健全,是长三角和我国中西部水上特别是大宗散货海上物流服务的最大提供商。

  推进上海港、宁波舟山港错位互补发展强化要素保障

  徐宇宁认为,基于上海港、宁波舟山港两大世界级大港地理相邻、腹地交叉、业务结构雷同等现状,从上海打造“卓越全球城市”和“国际大都市”的定位考虑,从宁波舟山港的发展基础、拓展空间考虑,要重点就未来上海港、宁波舟山港的错位布局、协同发展问题进行研究。

  在他看来,就整体功能布局而言,长三角港口群应当布局“两大中心”,上海港为“港航服务中心”,以服务要素的集聚发展,服务世界和长三角港航业发展;宁波舟山港(含宁波舟山港洋山港区)为“港航物流及服务中心”,在担当起长三角集装箱、大宗散货物流操作的主阵地、主力军重任的同时,强化港航服务配套功能,实现与上海港港航服务中心的功能互补。

  就航运服务业布局而言,也应当布局“两大基地”,上海港为“高端航运服务基地”,偏于软服务、高端化要素服务;宁波舟山港为“海事服务综合基地”,偏于硬服务、特色化、综合性实体服务。在这样的布局下,上海的港、航、服功能可有序向宁波、舟山转移。

  “这样的转移,于上海,非城市功能得以纾解,城市高端定位得以满足,权益箱量和经济效益有增无减;于浙江,宁波舟山港资源优势得以转化为经济优势;于社会,基本未给现有物流体系和物流成本造成影响,各展优势,协同共进,实属三赢。”他分析。

  徐宇宁建议,中央政府在集疏运体系建设、航道布局、开放政策等三方面强化对宁波舟山港打造现代化综合性深水外港的要素保障。

  在集疏运体系建设上,要加快推进沪甬二通道等重大交通通道建设,完善宁波舟山港的集疏运主通道,打通宁波港域主要港区直接联系上海、浙北以及苏南地区的陆路便捷通道,以极大促进长三角世界级港口群发展。

  在航道布局上,要加快研究舟山北部海域航道锚地的共享利用和统筹管理等问题。

  在开放政策上,要积极支持浙江自由贸易试验区赋权扩区和上海临港自贸区新片区衍生拓展,特别是要将油品、天然气等大宗商品储运、中转、交易相关政策拓展到宁波舟山港整个区域。同时,推进浙沪合作,争取国家战略支持,将衢山岛设立为与国际接轨的自由贸易港,合力发展航运业相关国际化业务。

 
 
热门资讯